触目惊心全国罕见普陀区中心医院拿人做试验罪恶暴行之三

2019-04-07 IT新闻网 网络整理
浏览

  11月6曰上午、直接责任人高文武在事先支走了我家属后以欺骗恐吓手段、在我儿了提出要转长征医院时对我儿孑说、长征医院看病人多要几天才能看上病住上院、路程远病人吃不消拒绝转院后又说他是长征医院派来为病人做手术的、叫我们家属放心、这样我儿孑就相信了他、在我一不知情二无授权委托情况下签了不应该签的第二次重复病员授权委托书、这是违反法律法规医政医规的行为、错上加错、作为一名执医多年的硕士生理应懂得的医规、什么目的大家可想而知。一见证据7、
  为了伪证副主任医师周军杰伪造了11月6曰8/15分查房的记录高某伪造了毫无内容的术前小结术前讨论、小结决定由周军杰副主任主刀、术前讨论更是毫无本人伤情的依据和需手术的理由证据、十分荒唐无依据无科学手术指证十六个大字、颈髓损伤伴不全瘫、保守治疗效欠隹的杰作。见证据四、五、六、七 、术前小结无人签名、无确实时间记录、三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高文武要找我儿子谈话签多张名字的文件叉要写术前小结又要开术前讨论会又要术前准备、请看高文或的术前讨论签名暑时11月6曰12时正、而11点半左右这时他正一声不吭的站在我身旁、当时被送进手术室走廊里、发觉不对头坚决要求医生送我出去、不管我怎幺呼叫大声嚷嚷、该医生始终一声不吭近二个小时左右、后他突然开口对我说他
  是长征医院派来为我做手术的、但我仍坚持不同意手术叫他送我出去、但该医生不管我怎样再也不理睬我了、可能我在里面很长时间累了困了、以后我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事发后、我才知道在里面等那幺长时间、他们在等我家属付弗和还有一张麻醉单需签字、而整个一天如前一样不知情、蒙在鼓里没有任何一位医生告诉我任何情况一无所知。
  事发后、我个人专门去长征医院了介高某情况、一位很有名望的主任级别军医他告知我高文武确实是原长征医院的军医、至于什么会离开上海第一流条件好医术好待遇高的部队医院我无法得知、我想
  大家都能想得到、无非他脑有毛病会舍得离开这么好的大医院、是吗。一一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