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劳动有贵贱之分吗

2019-04-08 IT新闻网 网络整理
浏览

  本人福建省闽侯县甘蔗街道三英村农民,已六十五岁,第一次从闽侯县甘蔗街道处得知原来农民相同的劳动还分三六九等,本人种植多年的龙眼树被街道征收了,只能按“新植”低价补偿,不能按闽侯县订立的标准补偿。看来,农民的劳动还分等次啊,活了大把时光,算是见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