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江市霞山区纪委领导和海头街道党工委书记保护岑擎村干部贪污155.6万元

2019-04-09 IT新闻网 网络整理
浏览

  湛江市霞山区海头街道岑擎村以冯光庆、冯文明为首的上届村干部肆无忌惮地疯狂敛财,且报复举报群众,引起民愤极大,怨声载道......最终邪不胜正,冯光庆等人被判了刑,可惜是缓刑。群众心里不服,继续挖掘,终于发现新情况,即是又发现冯光庆、冯文明、冯海宇、冯为民在2014年至2016年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侵吞各类款项约155.6万元等违法乱纪甚至犯罪的新情况,现进行一一举报。

  举报人:岑擎村村民
  被举报人:冯光庆,男,57岁,汉族,原中共党员,原岑擎村委会支部书记兼岑擎村联合社社长,住湛江市霞山区海头街道岑擎村,系缓刑罪犯。
  被举报人:冯文明,男,42岁,汉族,中共党员,原岑擎村委会主任,住湛江市霞山区海头街道岑擎村。
  被举报人:冯海宇,男,50岁,汉族,中共党员,原岑擎村联合社报账员,住湛江市霞山区海头街道岑擎村。
  被举报人:冯为民,男,51岁,汉族,中共党员,原、现岑擎村联合社出纳,住湛江市霞山区海头街道岑擎村。
  2013年至2015年期间,“村易通”、“天涯社区”、“博客中国”、“中国经济网品牌频道”等几个网站都以《村支部书记冯光庆、冯文明等人滥用职权,贿选拉票、变相侵吞.、贪污公款.、盗窃征地补偿款.》为题纷纷曝光,披露被举报人的违反党纪国法行为,引起了纪委、政府及司法部门的重视,随即介入详细调查,被举报人冯光庆等人于2017年初被判缓刑。但还有漏网之鱼及还有以前未发现的被举报人的违反党纪国法劣行,经过群众的深入挖掘,现又有新发现,即是被举报人冯光庆、冯文明、冯海宇、冯为民在2014年至2016年期间,利用职务之便,联合串通,通过私设小金库、截留占取宅基地规划费、私自收取邻村单位修线路费、巧报村牌石头费等一共侵占了约155.6万元。现举报人就被举报被群众新发现的这些违反党纪国法劣迹等情况向纪委反映情况如下:
  一、以修村道为名,私设小金库,敛财100万元。
  2015年,被举报人以修建岑擎村新村场为名,要求兄弟单位、村老板及热心村民捐钱修路,至2015年8月5日止,一共收取了捐款100万元(其中60万是私自非法出卖宅基地12块给户籍不在本村的外出人员所得)。被举报人冯光庆、冯文明、冯海宇、冯为民竟然串通一气把该款截留止,不向财务中心报账记账,私设小金库,让他们随意挥霍,从中渔利。
  二、侵吞村民缴交的宅基地规划款43万元。
  2015年4至5月至2016年7月期间,以被举报人冯光庆、冯文明、冯海宇、冯为民为领导班子的岑擎村委会违规安排宅基地71宗,收取款项66.5万元,只向霞山区财务中心上缴23.5万元,截留下43万元,被举报人冯光庆、冯文明、冯海宇、冯为民每人分得一份中饱私囊。
  三、以修整用电线路为名,私下收取水泥砖厂、三岭山森林公园7.5万元占为已有。
  以被举报人冯光庆、冯文明、冯海宇、冯为民为领导班子私下商量后,认为神不知鬼无觉,决定虚构“用电线路修整”名目私下向水泥砖厂、三岭山森林公园收取用电线路修整费,然后截留不报账入账,进行分配私吞。于2015年9月23日收取三岭山森林公园3万元及2015年10月20日收取三岭山森林公园1.5万元共4.5万元用电线路修整费;于2015年9月25日收取水泥砖厂3万元用电线路修整费。以上款项合计为7.5万元,胆大包天的被举报人冯光庆、冯文明、冯海宇、冯为民唯所欲为,习以为常地把该款依潜规私分占为已有假公济私。
  四、偷梁换柱,瞒天过海,蒙混欺骗岑擎村牌石的5.1万元私分了。
  2014年3月份,湛江市金华龙砂浆有限公司、湛江市岑擎村沥青厂冯为财、冯为来联合赠送两块村牌石给岑擎村作村牌,赠者已向湛江市麻章区贝高艺园场支付了所赠两块村牌石的所有费用,并已把其安装完毕树立起来。被举报人冯光庆、冯文明、冯海宇、冯为民真是利欲熏心,邪念又起,竟又拿湛江市麻章区贝高艺园场开来的5.1元发票,向财务中心报销了5.1万元,然后又巧立名目把这5.1万元消化得无影无踪,最终又按潜规私分到这4个被举报人的私囊中。
  综上,被举报人冯光庆、冯文明、冯海宇、冯为民不顾党纪国法唯所欲为截留巧立名目侵吞岑擎村集体款项155.6万元损公肥私的客观事实已严重侵害了岑擎村全体村民的正当权益,性质极其恶劣,给社会及农村造成极坏影响,引起民愤极大,依法依纪应当严厉惩处。又正逢十九大中共中央强调加强“打虎拍蝇猎狐及反腐肃贪”的压倒性态势进行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地深入推进反腐败斗争之际,请区纪委执行十九大指导性纲领,对被举报人冯光庆、冯文明、冯海宇、冯为民违反党纪国法行为进行彻查,依法依规依章惩处,以平民愤,以还岑擎村海晏河清、风清气正的朗朗乾坤。
  此致
  中共湛江市霞山区纪委负责同志

  所有证据证明都给纪委同志一年了,还不见有答复,一直在拖着想保护某些人吗?希望不要再官官相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