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长为首,警察炮制伪证诬告讨薪农民坐牢申冤层层受阻,见证湖北宜昌官官相护灯下黑!

2019-04-10 IT新闻网 网络整理
浏览

  申 诉 书

  申诉人:彭应权,男,1969年5月19日生,土家族,户籍地湖北省长阳土家族自治县龙舟坪镇西寺坪村一组,现住湖北省宜昌市猇亭区金猇路农业银行宿舍109-2-10室。

  身份证号:420528196905192510 电话:139-7253-5535

  申诉人因受人诬陷构成职务犯罪一案,不服湖北省五峰土家族自治县法院(2008)五刑初字第27号刑事判决、宜昌市中级法院(2008)宜中刑终字第00191号刑事申诉人裁定、湖北省高级法院(2015)鄂刑申字第00132号驳回申诉通知及最高法院(2018)最高法刑申676号驳回申诉通知,现提出控诉 。

  申诉请求:

  1、对宜昌市中级法院(2008)宜中刑终字第00191号刑事裁定提出抗诉。

  2、撤销宜昌市中级法院(2008)宜中刑终字第00191号刑事裁定,对本案立案再审,查明事实依法改判申诉人无罪。

  事实理由:

  一、原判认定“彭应权为公司人员”错误。

  1、原判认定“彭应权符合公司人员的特征”错误,五峰分公司纯属借用资质挂靠而设立的分公司。

  原判只是从五峰分公司设立登记时的表面特征片面作出的认定,根据建设部《整顿和规范建设市场的意见》关于若干违法违规行为的判定中认定分公司的标准:(1)、与总公司有无资产、产权牵连。(2)、有无统一的财务管理。(3)、有无严格的人事任免招聘手续和劳动合同关系。凡不具备上述条件之一的,应认定为挂靠。挂靠的形式有:(1)、转让或出借资质证书。(3)、通过设立分公司、工程处等而实施的挂靠:即由施工企业出面设立分公司,但所需注册资金、开办经费等全由挂靠者负责;分公司的业务承接、经济开支、盈亏风险、债务偿还等全由挂靠者承担。五峰分公司是明显符合上述挂靠的特征和形式而设立的形式上的分公司,彭应权不符合公司人员特征,不是长通公司的人员。

  2、成立五峰分公司当时双方的真实意思也确属借用资质挂靠而设立的分公司。

  根据陈传荣的证言证实,五峰分公司只是借用我公司的资质,我公司还可以收取一定的管理费。与五峰公司相同的还有二个公司神龙架公司和恩施公司,都只是借用我公司的资质,总公司从未给分公司注入过资金,也不参与分公司的业务、财务管理,就是每年收取一定的资质管理费,其他的一概不管。其挂靠的实质非常明显,勿容置疑。

  3、确定是否为本单位人员的时间点应当是在五峰分公司设立之前,而不是在该公司设立之后。

  当时任命彭应权为分公司经理完全是为设立分公司登记所需,而由长通公司出具的一纸任职通知,完全是形式上的根本无任何实际意义的一纸空文。除此之外警方无其他任何证据证实彭应权为长通公司人员,正如办案警察在询问长通公司经理陈传荣时的回答,问:彭应权在五峰成立分公司前,是否为你公司股东或职员?陈答:不是,以前我就不认识他。足以证实彭应权此前与长通公司及其人员素不相识,根本就不是该公司的人员。

  二、五峰分公司系彭应权一人出资,涉案资金系用于公司正常业务,没有非法占为己有,没有损害公司利益,法院最终还是判决将所谓的赃款79896-元返还给长通五峰分公司即返还给彭应权,因此不应当认定为犯罪。

  三、原判、裁认定彭应权侵占15000-元购车款错误。

  原判认定彭应权采用重复报账的方式支出按揭贷款15000-元据为己有,纯属主观臆断,凭空捏造事实。

  2006年4元27日,彭应权以按揭贷款的方式购买了一辆小汽车鄂E34947,登记价款142000-元。鄂E35206号车,登记为61208-元和28600-元,合计89828-元。二辆车都只是做了一个账目登记,并未领取现金。而经侦大队无任何依据人为的从28600-元中直接又分出15000-元来认为彭是重复报账,即2007年1月17日采用白条的方式报销了15000-元,但至今为止却不能提供现金账目及报销的依据,纯属人为捏造。

  四、原判、裁认定彭应权侵占64896-元沥青款错误。

  该笔沥青款的收货、过磅、结算、付款均是由李永红一手经办,彭应权只是在发票单据的右上角签了“列入财务支出”几个字。根据查询税务部门的发票登记,该发票来自“荆门市石陵化工有限公司第八加油站”,领购时间是2006年6月1日,而该发票上加盖的公章却是荆门市威达石化贸易有限公司,根本就是毫无相关的二个单位,明显属办案民警人工造假的发票,原审法院以虚假的发票认定彭应权构成职务侵占罪,显属认定事实错误。且该笔账目也只是作了一个账面登记,根本就没有领取现金,公诉机关至今未能提供彭应权领取现金的证据,也未提供现金账目,原审法院却武断的认定彭应权侵占64896-元沥青款,毫无事实依据。

  五、五峰分公司财务账目混乱,因出纳做账项目错误导致彭应权报账不清。

  2007年3月6日,彭应权将其垫支的321963-

  元工程款单据找李永红报销,因公司无资金兑付,本应当在账面上记载为五峰分公司欠彭应权个人的款项,但李永红却由其个人出具了一份借支单,做成了李永红欠五峰分公司的借款。这是明显的错误记账,由此掩盖了五峰分公司欠彭应权个人欠款的事实。同样的情况在2005年2月2日还有一笔111231.5元,也是如此操作。即使按办案民警和法院违法认定彭应权重复报账79896-元,上诉二笔款项也足以兑付该报账款,也不应认定为彭应权侵占公司财产。

  六、原判无任何证据证实彭应权操纵何向阳将沥青款伪造成完工单的方式起诉长通公司。

  何向阳在五峰县检察院的笔录中说的很清楚:他如果还给我付过钱,那我也不会通过诉讼向其要88734-元了。足以证实不是彭应权操纵何向阳起诉长通公司。

  七、彭应权与骆晓东的合伙关系是基于特定事项的合伙,并非合伙企业。

  该合伙合同第二条明确规定:合伙经营的项目和范围为五峰分公司公路三级规定范围内的项目。第三条:合伙期限为二年,自2005年10月18日起,至2007年10月18日止。足以证实二人是基于特定事项的合伙,而不是合伙企业。

  八、原裁定适用法律错误。

  根据本案事实,应当适用《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二)、(三)项的规定,改判此案,原裁定适用法律错误。

  九、原判程序违法。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职务侵占罪的立案应当有受害单位报案材料,至今为止,本案卷宗材料中无受害单位的报案材料,立案材料来源不合法。违反法定程序。

  综上所述,原判、裁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均有错误,违反法定程序。申诉人现提出申诉,请求人民检察院对本案提出抗诉,撤销原判、裁,对本案立案再审,查明事实,改判申诉人彭应权无罪。

  此致

  中央国务院、政法委、检察院

  申诉人:彭应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