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处理了,十几万赃款却不敢收,只好用公款垫交

2019-04-13 IT新闻网 网络整理
浏览

  刘××是原湖北省襄阳市农机推广站站长。
  骗取了34万多元公益性岗位补贴之后,刘××从中拿出了12万多元给15人发公益性岗位工资,由于刘××上报的所有的公益性岗位都是假的,不能发公益性岗位工资!因此,刘××发的12万多元公益性岗位工资必须全部追缴!这12万多元是违纪款!
  2015年底,刘××一案就已经结案了,现在是2019年3月,结案3年多了,还是没人收缴这12万多元违纪款。
  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到底是什么原因?到底是谁的责任?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一、2016年,襄阳市第一纪工委、襄阳市人社局、襄阳市派驻市农委纪检组,都给襄阳市农机推广站领导发函,要求收缴这12万多元违纪款。
  但襄阳市农机推广站领导总是找各种借口不肯收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详细情况如下:
  1、2015年底,襄阳市第一纪工委结案后,立即下文通知襄阳市农机推广站收缴这12万多元违纪款。
  2016年1月,襄阳市人社局也给襄阳市农机推广站下文件,要全部收缴襄阳市农机推广站骗取的34万多元公益性岗位补贴,已经发了的12万多元公益性岗位工资是34万多元中的一部分,自然也在收缴之列。
  但襄阳市农机推广站领导写报告回复说,这12万多元是按劳动合同和实际工作量发的,拒不收缴!
  第一纪工委和市人社局驳回了襄阳市农机推广站的回复,继续要求襄阳市农机推广站领导收缴这12万多元违纪款。
  2、于是,襄阳市农机推广站是领导又找了一个新的借口,说15个人干了一些活,不能全退,市纪委没有说每个人该发多少、该退多少,没依据无法追缴,于是襄阳市第一纪工委叫襄阳市农机推广站领导查清楚每个人到底干了几天活,干了几天就给几天工资。
  但襄阳市农机推广站领导却说,我单位既没调查的职能,又没调查的手段,拒绝调查,拒绝追缴这12万多元违纪款。
  3、2016年5月底,因机构改革,襄阳市第一纪工委被撤销;2016年6月,襄阳市派驻市农委纪检组进驻市农委,接手追缴这12万多元违纪款的工作。
  襄阳市派驻市农委纪检组继续给襄阳市农机推广站发函,要求襄阳市农机推广站按市人社局下的文件,要全部收缴34万多元,包括收缴发的12万多元公益性岗位工资,不存在15人每个人该退多少的问题,是全部都退。
  但襄阳市农机推广站领导说那些人不肯上交没办法,拒不收缴!
  2016年就这样过去了,没人收缴这12万多元违纪款。
  二、2017年,襄阳市派驻市农委纪检组让市农委负责收缴这12万多元违纪款,在省委巡视组和市委巡查组共同过问下,襄阳市派驻市农委纪检组和襄阳市农委确定了“先收后发”的整改追缴方案。
  但襄阳市农机推广站领导还是顽固地找各种借口不肯收缴、不肯采取行动,不肯执行“先收后发”的整改追缴方案。
  详细情况如下:
  1、2017年初,襄阳市纪委派驻农委纪检组给市农委发函,叫襄阳市农委负责收缴这12万多元,襄阳市农委叫襄阳市农机推广站负责收缴,襄阳市农机推广站领导还是说没有调查权,不知道每个人该退多少钱,继续拖延拒不收缴。
  2、2017年6月初,在湖北省委回头看第八巡视组的过问下,襄阳市派驻农委纪检组委托市农委成立督办组,调查这12万多元到底该发多少、该退多少?
  2017年8月,襄阳市委第一巡查组巡查襄阳市农委。
  在省委巡视组和市委巡查组共同过问下,2017年9月11日,襄阳市派驻市农委纪检组答复举报人时说,15个公益性岗位是假的,给15人发的12万多元公益性岗位工资要全部收缴,不存在每个人该退多少的问题,是全部都退。收缴完后,再根据每个人的实际工作量该发多少就发多少,也就是说“先收后发”。
  3、按照“先收后发”的整改追缴方案,襄阳市农机推广站领导要先找15人收缴这12万多元,然后将收缴的12万多元还给市人社局,但襄阳市农机推广站领导拒不执行“先收后发”的追缴方案,还是不找15人收缴。
  2017年11月17日,襄阳市农机推广站领导竟然扣全体职工11月份的工资,来还给市人社局,为15人垫交了这12万多元违纪款!2017年12月,襄阳市农机推广站领导又挪用其它公款给职工补发工资,就是不找15人收缴这12万多元违纪款。
  2017年就这样过去了,还是没人收缴这12万多元违纪款。
  三、2018年春节后,襄阳市派驻市农委纪检组、襄阳市农委、襄阳市农机推广站都不管了,没人再提收缴这12万多元违纪款的事了。只剩下我一个人还在不停地向各级纪委多次呼吁,但没人理我。
  详细情况如下:
  1、2018年1月4日,襄阳市农机推广站贴出公示,告诉大家15人每人分别领了多少工资;干了什么活;干了几天;每天给多少工钱。
  2018年1月7日,我写了《对15人工作量和报酬的公示提出异议》,交给了襄阳市农机推广站领导。
  接下来几天,襄阳市农机推广站的领导找我和证人与刘××当面对质;找有关证人问了情况并录了音。然后将所有的材料证据上交给了襄阳市纪委派驻市农委纪检组,说是让纪检组和市农委下结论,看15人每个人该退多少?
  15人每个人该退多少?派驻市农委纪检组、市农委和市农机推广站一直没下结论。没人再提收缴这12万多元违纪款的事了。
  2、2018年5月6日,我在网上向中纪委、湖北省纪委、襄阳市纪委实名举报《结案两年半了,多次向各级纪委反映、向省巡视组反映、向市巡查组反映,还是没人收缴12万多元违纪款》。至今没人找我了解情况,也没人答复我。
  2018年8月底,湖北省省委巡视组巡视襄阳市部分县区,我向省巡视组交材料反映情况,要求收缴这12万多元违纪款。至今没人找我了解情况,也没人答复我。
  2018年10月13日,我在网上向中纪委、湖北省纪委、襄阳市纪委实名举报《结案三年了,王××、夏××还是拒不收缴12万多元违纪款,湖北省襄阳市派驻市农委纪检组监督不力、不作为!》至今没人找我了解情况,也没人答复我。
  2018年10月22月上午,我到襄阳市纪委信访室交举报材料,继续要求收缴12万多元违纪款。信访室的接待人员给派驻市农委纪检组打电话,打完电话后,接待人员对我说不受理。
  3、2018年10月23日,我到襄阳市纪委信访室,问举报结果,接待人员叫我去问纪检组;等我去找纪检组时,纪检组说结果已经报告上级了,叫我去找纪委信访室问结果,最后纪检组又叫我去找襄阳市农机推广站的王站长问结果,王站长说调查的材料都交给纪检组了,应该是他们下结论,我这里查不清15人的工作量,没办法收缴。
  2018年11月19日,我给湖北省纪委信访室邮寄实名举报材料继续要求收缴12万多元违纪款。
  2018年12月26日,我在网上向中纪委、湖北省纪委、襄阳市纪委写信,继续要求收缴12万多元违纪款。
  现在是2019年3月1日,没有任何动静,至今没人找我了解情况,也没人答复我。
  现在是2019年3月2日,没有任何动静,结案3年多了,不但没人收缴12万多元违纪款,而且我单位还挪用公款为腐败分子垫交了这12万多元违纪款!
  四、几点重要说明:
  1、收缴这12万多元违纪款与查15人的工作量无关
  襄阳市农机推广站的领导说,查不清清楚15人的工作量,所以无法收缴。这其实在误导上级。
  按“先收后发”的整改追缴方案,襄阳市农机推广站对15人收缴,是无条件地收缴,15人要将领的12万多元公益性岗位工资全部退还给市农机推广站,一分不能少,与查15人的工作量无关。
  不管查不查得清楚15人的工作量,这12万多元违纪款都要先收缴,“先收后发”的方案强调“先收”,然后才是“后发”,而且越是查不清楚15人的工作量,就越要收缴,因为这说明当时给15人发12万多元工资没依据,12万多元公款不明不白地进了私人的口袋,必须要无条件地收缴!
  如果查不清清楚15人的工作量,那就不执行“后发”,不给15人发钱,因为不知道该发多少,等查清了工作量再发。
  2、这12万多元违纪款不存在收缴不上来的问题
  襄阳市农机推广站领导说15人是社会闲散人员,12万多元收缴不上来,其实不存在这个问题。
  表面上,刘××将12万多元工资发给了15人,实际上大部分钱发给了几个职工家属!12万多元违纪款中,几个职工家属领了10万余元,这些家属天天住在我单位的家属院内,找他们很方便,将这几个职工亲属领的违纪款追缴了,追缴任务就基本完成。不存在收缴不上来的问题。
  现有证据表明,12万多元公款不明不白地进了15人私人的口袋,15人已经涉嫌以领工资为名,与刘××合谋贪污私分12万多元公款,如果他们不肯退赃款,就要把他们交给检察院,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不存在收缴不上来的问题。
  3、这12万多元违纪款中,刘××虚报冒领的3.6万元最好收缴,可以先收她的,刘××是党员,又是我单位职工,天天在上班跑不掉,她虚报冒领的3.6万元是市纪委在处分决定书中已经定性了的,没有皮扯,可以直接收缴,如果她不肯交钱,可以对她再次立案处分,可以将她交给检察院,可以采取行政、司法等多种手段,不存在收缴不上来的问题。
  再次呼吁,请湖北省襄阳市纪委立即马上采取措施,收缴这12万多元违纪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