亭湖法院篡改收案日期实现久拖不立做法应叫停

2019-04-13 IT新闻网 网络整理
浏览

  亭湖法院篡改收案日期实现久拖不立做法应叫停

  2011年1月13日,盐城市亭湖区伍佑街道办事处居民王某民向亭湖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状告盐城市亭湖区伍佑街道办事处(当时法定代表人为葛智杰)及第三人张翠兰。他请求撤销被告于2005年1月15日核发给第三人的《江苏省村镇工程建设许可证》。

  王某民诉称:我及女儿(已因病去世)在伍佑镇伍东村六组(现更名为伍佑街道办事处伍东村三组)各有住房一座。2004年蔡某庆多次找原告要求购买上述房屋,原告与他在同年6月28日签订了《购房协议》,但嗣后原被告双方并没有办理过户手续,2011年元月7日,王某民到盐城市房产交易中心查询到:原属于原告及女儿王翠的房屋已合并登记到第三人张翠兰的名下,且登记的方式并不是过户而是新建。为些原告又进一步查明:2005年1月15日,被告盐城市亭湖区伍佑街道办事处(原为盐城市亭湖区伍佑镇人民政府)在第三人张翠兰没有如实提交有关材料和反映真实状况的情况下,未经依法审查就核发了《江苏省村镇工程建设许可证》,从而使第三人张翠兰在房产管理局骗取了房屋所有权证。被告没有尽到审查义务,违法作出行政许可行为,且被告作出的行政许可事项直接关系到原告的重大利益,故向贵院提出上述请求,恳请支持。

  2011年1月13日,亭湖区人民法院形成《行政案件登记审查表》,载明收到诉状日期为2011年1月13日,诉讼请求及理由栏打印内容为“要求撤销2005年1月15日核发给第三人的《江苏省村镇工程建设许可证》;被告支付诉讼费用。”“职能庭审查意见”栏手填“原告的诉请已过诉讼时效”。2019年2月下旬,我看到此审查表时,倍感惊诧,在提交诉状的当日,此诉状尚未向被告送达(该案行政诉状副本等于2011年4月1日才由被告工作人员刘红彬代收),故被告此日并未主张此诉请超过诉讼时效。王某民在行政诉讼的有关事实及理由后,也明确是起诉前才知道被告对第三人作出违法规划许可的行政行为。亭湖区人民法院对待群众起诉行政机关,要求撤销行政行为的诉讼,尚未立案即先认定“原告的诉请已过诉讼时效”、尚未审理即判定“原告的诉请已过诉讼时效”,着实令人震惊。
  

亭湖法院篡改收案日期实现久拖不立做法应叫停


  王某民说:“听人说,法院在收到行政诉状后,应当在七日内决定是否受理,但是该院一开始审查证据后,就觉得这个案子涉及行政机关的乱作为,不能轻易立案。所以,当时直接口头告知我说,这个案子你起诉已超过诉讼时效了。50块钱诉讼费你暂时不需要缴纳。”第五十一条规定:“人民法院在接到起诉状时对符合本法规定的起诉条件的,应当登记立案。对当场不能判定是否符合本法规定的起诉条件的,应当接收起诉状,出具注明收到日期的书面凭证,并在七日内决定是否立案。”

  超过起诉期限的认定,是以诉讼时效起算点的认定为前提的。第四十六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作出行政行为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因不动产提起诉讼的案件自行政行为作出之日起超过二十年,其他案件自行政行为作出之日起超过五年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王某民请求撤销的违法发放建设许可的行政行为,是在他知道之日起当月即提起行政诉讼,亭湖区人民法院在收案之时,尚未与被告及第三人进行任何接触的情况下,就能直接断定原告的诉请超过诉讼时效,任性司法到了让人瞠目结舌的程度。
  

亭湖法院篡改收案日期实现久拖不立做法应叫停


  直到2011年3月22日,王植民才接到亭湖区人民法院的缴纳诉讼费的通知。蹊跷的是,通知缴费时,该案件仍未立案受理。2011年3月28日,立案庭编制《大要案登记审批表》,上面记载起诉日期为2011年3月28日,承办人商干明,简要案由同诉状内容,工作建议栏打印“1、原告的诉讼符合受理条件;2、因该案被告为政府部门,符合大要案报告制度规定的应报告事由。”部门意见栏手填“原告的诉讼符合立案条件,请虞院长审批。”分管院领导意见栏,虞忠和副院长于2011年3月28日签署“同意”。

  2011年3月31日,亭湖区人民法院完成《一审行政案件立案审查表》的编制,上载收到诉状日期为2011年03月31日,案号(2011)亭行初字第0021号,审查人陈嵩及立案庭负责人均同意立案。次日即2011年4月1日将相关法律文书分别向原被告双方及第三人送达。该案后由审判长邵伟、审判员高德龙、人民陪审员董叶等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

  可以看出,亭湖区人民法院从1月13日收到行政诉状到3月31日完成立案,前后经历了77天,是法定七天内决定是否立案的期限的11倍时间。而拖延迟迟不予立案的原因,就是未立案先认定提起行政诉讼已超过诉讼时效。收到行政起诉材料的时间不停地自由调整,先是1月13日,再到3月28日,再到3月31日;也就是说,纵使再拖一年半载,从最终决定立案的文书记载的内容上看,收到行政诉讼的时间肯定在同意立案之日向前的七日内。这说明,在拖延不立的情况下,人民法院在应对上级或规章制度上,还是“要脸的”,无论如何要树起在七天内决定是否受理的“贞节牌坊”。

  建议亭湖区人民法院在以后的行政诉讼及民事诉讼中,能严格贯彻执行决定是否受理的法定期限的要求,举一反三,坚决杜绝行政诉讼立案审查经过77天的壮举的再现;坚决杜绝在接收诉状时就依职权认定超出诉讼时效来忽悠起诉人,并作出拖延不予立案的理由。

  二O一九年三月三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