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多给4万5千 主动还钱是犯罪 不还又遭起诉面临做牢(转载)

2019-04-18 IT新闻网 网络整理
浏览

  银行多给4万5千 主动还钱是犯罪 不还又遭起诉面临做牢
  建设银行多给4万5千元。我丈夫先主动把其中的3万5千元交给了银行,但进入了建设银行职员熊娜的私人账户,这使熊娜涉嫌犯罪。如果再主动把1万元交给其,我丈夫便属于明知其将涉嫌犯罪,还将钱交给其,涉嫌共同犯罪——和地方政府有太深矛盾的我丈夫,很可能被以共同犯罪抓起来做牢,所以此1万元不能再交给其了。如今我丈夫遭到熊娜起诉,要求归还1万元,如果我丈夫输了官司,必将被处以侵占罪坐牢。真是还钱和不还钱,两条路不管走哪条,都可能坐牢啊!
  中国建设银行赣州市分行文清路支行的职员熊娜起诉了我丈夫,称:2012年9月,该银行给了我丈夫4万9千9百元,在我丈夫的账号中,仅扣取了4千9百9十元,少扣除了4万5千元。2014年12月,我丈夫主动返还了3万5千元,并承若7天之内返还1万元,到期后还未还款,故起诉。她还称:多给钱我丈夫的当天,她主动帮我丈夫还了银行的钱,即:补齐了银行的4万5千元。
  早在2014年12月25日,一涉及我家的《银行多给4万5千 公安无奈追不回 2年后奉还遭拒收》,以及跟帖称:
  “中国建设银行赣州市文清路支行多给了我丈夫4万5千元。我丈夫当时拒还款,要求其到法院提起民事起诉,特别是不能通过公安报案,以犯罪案子来追,但其不起诉,直接追了数十次。现在早已不追了,且已过了2年向法院起诉的时限。
  由于我丈夫帮了无数受欺负的困难群众,如:章贡区水东镇岭排上42号邱文祥,她家的房被拆了,到北京上访回赣州后,遭到赣州公安的异地拘留等,2014年11月27日,我丈夫为其写了《邱文祥关于(2014)赣中行终字第145号案辩护词》。为了对我丈夫帮助邱文祥等,进行打击报复,第二天(11月28日)上午,章贡区解放派出所副所长刘晓东、建国路片警吴海军、解放办事处刘跃华、建国路居委会董秀玉来我家,他们想要我家还款未果……两位警察明确多次表示,该款的纠纷是民事纠纷,不是犯罪案子,公安不会立案,不会追此款。
  以上正是我丈夫所要的,更是其冒着坐牢危险换来的“法治”结果!为此我丈夫反而主动还款,但今年12月1日该行以我丈夫没该行多给了钱的凭证为由,拒绝接受还款……该行职员还将我丈夫交给银行的大部分款骗了。”
  我丈夫明确地说明了,上述款项是交给银行的,不是交给个人的,但回到家后,我丈夫看到其给银行的3万5千元,进入的是熊娜的私人账户(存款凭条是私人账户),也就是该款被熊娜个人贪污了,其已经涉嫌犯贪污罪。之后我丈夫当面告知了熊娜,其的行为涉嫌犯罪。她为了洗脱罪名,居然要求把3万5千元的收据要回去,这可使得其可以不承认我丈夫给了其3万5千,所以我丈夫未答应。由于我家为了捍卫法律的尊严,为社会、为公民和自己大量维权,公安一直想抓我丈夫坐牢,所以怕公安以我丈夫明知熊娜会将该款占为己有,还把1万元交给她,而以共犯论处,这使得我丈夫死也不敢再把1万元给其。
  如今,熊娜已经起诉要求归还1万元,如果我丈夫输了官司,我丈夫面临被处以侵占罪坐牢。
  从熊娜的民事诉状,我家是特困户,而可能无法执行熊娜的起诉案,以及2年的诉讼时效内不起诉,过了时效又起诉,可以推断,此案有人在后面操纵:
  1、熊娜的民事诉状称自己是章贡区法院的,且内容多处涂涂改改。众所周知,法院立案难,这种诉状,如果没有人操纵,一般根本就不可能立案。
  2、我丈夫在给3万5千元银行时,告知了熊娜和其银行的其他职员,我家是被取消低保2年的特困户,打赢了低保官司,章贡区民政局和章贡区法院分别拒不执行和拒不强制执行法院判决。这使我我家去年因为交不起电费,被多次停电,共停了3个多月的电。所以熊娜一定知道其打赢了官司,也可能无法执行,而拿不到钱,所以其意主要不在钱,而在要我丈夫坐牢(其父亲也是银行做大官的,家里应该不会缺钱)。
  3、在2年的诉讼时效内不起诉,过了诉讼时效,又起诉,不是有人在后面操纵,谁信?
  赣州公安早就想非法抓,而且已经非法抓过了我丈夫——解放派出所抓过或审讯或恐吓过我丈夫三次,第一次事后死都不承认暴力抓了我丈夫,且向法院作伪证;第二次要我丈夫作假的书面口供,以欺骗上级的调查;第三次来我家惊魂地拍门,拍了数小时,一开始说,拍我家的门是因为我的帖子《章贡区每月强拆1户致自杀失踪癌症 赣州暴力驱访民 剥夺省信访复核权》造谣,被我丈夫驳斥回去了后,改为来向我家宣传法律。见《发帖揭犯罪遭政府威胁 公安惊魂拍门数小时 江西省委当场电话纵容》。
  这真是,还钱和不还钱,两条路不管走哪条,都面临坐牢!好歹毒啊!
  《银行多给4万5千 公安无奈追不回 2年后奉还遭拒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