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国土局三角过账以6千万出让2.5亿土地使用权

2019-04-18 IT新闻网 网络整理
浏览

  盐城国土局三角过账以6千万出让2.5亿土地使用权

  本人系盐城市区某施工企业职工,2019年3月11日下午,方始听说:1、江苏中环机械股份有限公司分别于2006年6月8日及同年7月18日向盐城农行瀛州支行借款360万元及170万元,利利率6.435%;沈某所在单位路桥公司与该瀛州支付签订保证合同,约定为借款人中环公司的前述全部债务提供担保,保证期间为主合同约定的债务人履行债务期限届满之日起算二年。2、2010年9月13日,江苏江山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丙方)与农行盐城瀛州支行(甲方)、江苏中环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乙方)签订《协议书》,丙方承诺:“报名时向市国土部门缴纳的出让保证金不得低于乙方所欠甲方贷款本息金额,如果摘牌成功,将对乙方所欠甲方贷款本息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并同意在成交后由国土部门将相应金额土地出让保证金直接汇划到甲方指定账户用于扣收所欠乙方贷款本息。”
  本人另获得一份2011年5月11日,盐城市国土资源局(现名盐城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与江苏江山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签订编号为20110703宗地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该合同第四条约定,出让方出让坐落于盐城市区海纯西路北侧,总面积为52854.5平方米的宗地;第八条约定:“本合同项下宗地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价款为人民币大写贰亿肆仟伍佰陆拾柒万肆仟柒佰捌拾肆元整(小写245674784元),平均每平方米人民币大写肆仟陆佰柒拾贰元整(小写4672元)”。第十一条规定:“受让人应在按合同约定付清本宗地全部出让价款,并解决好相关问题后,持本合同和出让价缴纳凭证等相关证明材料,申请出让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登记。”
  2011年4月27日,江苏江山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土地摘牌成功,并未归还瀛州支行贷款本息(不限于路桥公司提供担保的部分),2011年11月8日,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盐城瀛州支行将中环公司(被告一)、路桥公司(被告二)、江山公司(被告三)告至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案号(2011)盐商初字第0074号。该案于2012年2月7日第二次开庭审理时追加盐城市国土资源局为第三人,市国土局出示亭政发(2010)188号《盐城市亭湖区人民政府请求协调解决江苏中环机械股份有限公司职工安置等遗留问题的请示》,证明截止2010年12月20日,中环公司“已欠银行贷款、社会债务、职工工资以及安置职工费用累计达1.2亿元。由于该公司无法解决职工安置等遗留问题,近年来,职工经常到市、区政府上访,公司也遭银行起诉、法院查封、社会债务缠闹,对社会稳定造成了较大影响。”
  市国土局出示证据三即土地出让合同,证明土地出让金为2.456亿元,已全部到账,超出1.2亿元。解决相关问题后,市国土局才进行发证。市国土局诉称:“挂牌目的就是为了解决中环的历史遗留问题,政府会办纪要明确拍卖所有的钱全部用于解决问题……。”最终,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盐城市路桥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对530万元贷款本息承担连带偿还责任,江山公司对中环公司所欠的银行贷款530万元贷款本息不承担连带偿还责任。
  我大致了解案情后,2019年3月20日前,我向盐城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分别申请公开江山公司向它交付2.45亿元出让金的明细及凭证,以及它将2.45亿元出让金返还江山公司用于处理历史遗留问题等的明细及凭证。2019年3月28日上午,该机关向我同封(详单号1028930523629)送达(2019)第030号及031号《盐城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现将该两份告知书上告知的收支及时间顺序列表如下:
  第一笔:2011年4月25日的6000元使用《江苏省行政事业单位结算凭证》收款,款项从江山公司尾号为215766的瀛州支行账户转出,进入盐城市国土资源局财务结算中心尾号为001875的文峰支行账户。
  第二笔:2011年8月22日,市国土局财务结算中心从尾号40213600的中国农业银行江苏分行账户转出4000万元,进入江山公司尾号为28578120019999的邮政银行盐城市分行直属支行账户。
  第三笔:2011年8月23日,江山公司将上一日从市国土局财务结算中心收到的4000万元转让款通过邮政银行退还到盐城市财政局尾号为33211120019999的邮政银行盐城市分行直属支行。
  第四笔:2011年9月1日,共5500万元,分两笔支付,先5000万元,再500万元均由市国土局财务结算中心的农行江苏分行前述尾号40213600账户,转入江山公司接受第二笔款项的尾号为28578120019999的邮政银行盐城市分行直属支行账户。
  第五笔,2011年9月1日,江山公司用上一笔收款账户向市财政局前述2001999邮政银行盐城市分行直属支行转入5000万元。盐城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在告知书中答复此笔收款时间是2011年9月2日,但所附的编号4的凭证载明交易日期为9月1日。
  第六笔:2011年9月20日,市国土局财务结算中心的农行江苏分行前述尾号40213600账户,转账5000万元到江山公司的尾号120019999的邮政账户。不用想,第七笔,江山公司会将款项打入市财政局账户。
  第七笔:江山公司付款,查(2019)第030号《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2011年9月20日,支付5000万元(附凭证1张:编号5)”。编号5的凭证号显示,江山公司从上一笔受款账户将5000万元交到市财政局的前述邮政账户。市财政局收到钱后,想当然会将款项转给市国土局,再由市国土局结算中心,转给江山公司,江山公司再打到市财政局账户,如此三方账户持续循环。
  第八笔:市国土局付款,查(2019)第031号《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显示“2011年10月10日,支付5000万元(附凭证2张:编号28、29)”凭证28是江山公司开给市国土局的收据5000万元整,收据的日期是2011年10月9日,也就是江山公司提前一天开好收据,市国土局第二天才开始还款给江山公司账户。凭证29是市国土局财务结算中心通过原农行账户支付5000万元到江山公司邮政账户的流水。第九笔,应向市财政局转账,没有悬念了。


  第九笔,江山公司付款,(2019)第030号告知书载明“2011年10月11日,支付4567.4784万元(附凭证1张:编号6)”,果然,前述款项转入市财政局账户。下一笔由市国土局收尾,再沿三角线流回江山公司账户。
  第十笔,市国土局付款,第31号告知书载明:“2011年10月25日,支付4570.870382万元(附凭证3张:编号30,31,32)”第30号凭证是江山公司于10月23日预先开给市国土局的4300万元收据,第31号凭证是江山公司10月24日预先开给市国土局的270.870382万元收据。第32号凭证是农行转账4570.87万余元的凭证。
  上述流水实际是盐城市财政局、盐城市国土资源局与江山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三方精心设计的骗局。目的就是为了贱卖土地,损害被拆迁人及职工、中环公司的债权人利益。暂定第一笔支付为实收。第1笔为市国土局截留2000万元自用后,将收到的6000万元中的4000万元转给江山公司,让其重新交到市财政局账户。故而,江山公司发生第3笔交易,从流水上来看是累计1亿元,但实际上仍是付出6000万元,其没有动用于超出6000元存款额外的其他资金。资金在三个账户之间循环流动时,其中一方支付的现金流可以叠加,但叠加产生的数据不反映支付合同款项总额或者资产总量。
  第四笔是4000万元流回市国土局后,市国土局用6000万元中的5500万元让江山公司收款后再通过第三方即市财政局账户兜一圈,共同创设江山公司支付出让款及国土部门退还出让款的数据。江山公司收到5500万元后又通过财政局账户退款5000万元,故而第五笔支付结束时,江山公司此前支付的首笔6000万元,只退还了500万元在手。第五笔5000元转到市国土局后,国土局在第六笔交易前手中拥有资金5500万元。第六笔、第七笔,为江山公司将市国土局退还的款项又返还给市财政,故而江山公司除了第四笔退500万元(第四笔的另5000万元与500万拆分,就是让江山公司对5000万元专款专用,用于返还市财政局账户用于虚构支付流水),另5500元资金在第七笔交易结束时依然在外,并在第七笔后作为第八笔的资金来源。
  第八笔完成时,市国土局支付5000万元给江山公司用于返还给市财政局账户,在第八笔交易结束时,市国土局在手500万元,原6000万元,5500万元在江山公司账户。第九笔完成时,6000万元的分布是:国土500万元,江山公司5500-4567.4784=932.5216万元,市财政4567.4784万元。第十笔结束时,江山公司手中多了最后一笔进账4570.87038万元,即假设2011年4月25日江山公司的账户余额是6000万元,往来资金不计息,则截止2011年10月25日,江山公司的银行账户内自6000万元于4月25日支出后,返还的总额是932.5216+4570.87038=5503.39198万元。那么,还有6000-5503.39198=496.60802万元花落何家了?
  (2019)第031号《盐城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告知:“支付该宗地拆迁补偿资金240708703.82元至某共同监管账户,另外支付有关单位土地评估、勘界、交易服务费用104584.50元,剩余资金依据当时政策规定,为行政事业性收费,由市财政局按有关规定管理。”即被市财政局截留的出让金总额是245674784-240708703.82-104584.5=4861495.68元。4861495.68万元加上104584.5正好等于江山公司流出的6000万元,没有返还的总额496.60802万元。
  综上所述,盐城市国土局出让20110703中环地块的实际价格是6000万元整,盐城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对该6000元出让款实际返还5503.4万元用于拆迁补偿、职工安置及处理历史遗留债务。盐城市国土资源局在(2011)盐商初字第0074号一审案件审理过程中主张已退还出让款2.45亿元,足以支付处理全部遗留问题的1.2亿元预算。而实际只返还5503.4万元,来违法截留496.6万元用于行政事业性支出。相关行政机关及其主管领导,你们于心何忍?你们落实2011年2月22日盐城市市区土地出让与储备工作领导小组会议纪要了吗?盐城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你们在法庭上用前述会议纪要证明“政府会办纪要明确拍卖所有的钱全部用于解决问题”,为什么却又有“剩余资金依据当时政策规定,为行政事业性收费”的说法?按你们的操作办法,我用1万元钱,在三个账户间流转N次,也能积聚出2.456亿元的现金流量,我是不是用这1万元,就有实力采购2.456亿元的国有土地使用权了、

  二O一九年三月三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