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版独家:审判长贼喊捉贼的混乱逻辑——记录法院文书丢失始末

2019-04-18 IT新闻网 网络整理
浏览

  纯纪实,无剪辑,无添加。

  公元 2018 年 1月16日 星期二
  一、《上诉人接听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接收传票通知》

  



  公元 2018 年 1月22日 星期一

  二、《上诉人回拨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询问传票久久不来原因》

  ==/v.swf?from=ty



  公元 2018 年 1月22日 星期一

  《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询问投递员后回复上诉人》

  ==/v.swf?from=ty



  公元 2018 年 1月22日 星期一

  《快递员电话告知上诉人快递到达南岳区》

  ==/v.swf?from=ty



  前言:以下是2018年一个老帖中的一小段举报内容,作为开场白揭开腐败真相。

  (续) 现(2016)湘0412民初169号案件,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年1月16日,电话通知当事人旷*枚,该案二审确定于2018年2月2日开庭,双方在电话里面约好开庭传票,由中院邮政快递给当事人旷*枚。 到今天刚好是一周时间,当事人一直没有收到任何传票。因当事人曾经见识过,在交通事故纠纷案件(2012山法民一初字第75号)二审开庭中,因原审被告没有按时履行某项事项,而被视作自动弃权。故当事人旷*枚十分着急,害怕错过有效诉讼期限。当事人按2018年1月16日法院来电号码回拨过去询问,法院工作人员告知当事人,当事人已经收到法院传票,并有当事人的亲笔回执单在中院存档。 当事人旷*枚大吃一惊,询问相关细节。后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马上换另一名工作人员 ,回拨当事人旷*枚 电话,向当事人了解具体情况。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该领导,还就当事人传票快递单是否被家人代为签收,双方进行了相关沟通。在确定当事人及其家人确实没有签收过,当事人的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传票快递单后,该领导告知当事人,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立即再次给当事人邮递一份传票。 并再次告知当事人,2018年1月16日电话通知的开庭时间已经更改,新的开庭时间是2018年2月1日上午8:30分,已经提前一天。 该领导还一再叮嘱当事人,这次无论收没收到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传票,一定要按新的开庭时间到庭参与开庭! 接下来更神奇的事情发生了。15分钟时间不到,南岳区邮政快递工作人员给当事人打来电话,告知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快递单到了,询问具体送到什么地址。当事人在吃惊之余,立即询问该快递员,上一次当事人的快递是送到了什么人手中。快递员告知当事人,当事人前面的快递不是自己送的,以前送这块区域的快递员是个临时工,已经辞职不干了。 当事人无奈,又赶去南岳区邮政快递查问。南岳区邮政快递工作人员指着一堆还没有送出的快递件,让当事人自己去查找。南岳区邮政快递工作人员很确定告知当事人,绝对是当事人本人接听的取快递件电话,绝对是当事人本人亲自签名领取的快递件。 至此事情根本又是不了了之!除了当事人旷*枚的对方当事人,还会有谁如此处心积虑来一手遮天,瞒天过海,做这些如此跟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呢? 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相关法官,在亲身经历如上所述扰乱司法公正 、违法犯罪事实后,未作出任何依法打击处理工作! 综上所述,请求上级领导关注一下我们小老百姓办事难,维权难的尴尬困境!依法调查打击以权谋私,以权压人,以权扰乱司法公正的不法行为,让我早日走入法律维权的正常司法程序!(此致)2018年1月22日


  该纪实由四段视频记录,楼主整理分享在天涯论坛,不知道天涯论坛受不受理呢?视频还是按老规矩来,老地方见,本帖纯文案记录。



  公元 2018 年 1月16日 星期二


  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依据出场顺序依次编号简称。
  法1: 2月2号8点,8点30开庭,8点半开庭。

  上诉人简称“上”
  上: 2月2号是吧?8点半是吧?

  法1:是的,你这个传票你自己有空过来拿?现在还是我们这边给你邮寄呢?

  上:长沙?

  法1:你这个传票,你是自己过来拿?还是我们邮寄给你?

  上:哦,传票,哦,衡阳是吧?

  法1:唉。

  上:嗯,邮寄吧,可以邮寄不?

  法1:可以,你这个地址是不是XXXXXXXXXXXXXXXX 号?

  上:唉,对对对,对对对,对。

  法1:那我给你邮这个地址了啊。

  上:嗯,好。谢谢啊!

  法1:好,拜拜。

  上:好,好好好,好。。。。。。



  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


  公元 2018 年 1月22日 星期一


  一个星期后,上诉人因久久没有收到传票,主动回拨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办公室电话。

  法2:喂。

  上:您好!

  法2:哪位?

  上:额,我是南岳那个旷*枚。

  法2:什么?你、你找谁?

  上:旷*枚,日字旁,广字旷那个,就是旷*枚啊,那个,那天就是,一、一个。。。。。。

  法2:你打过来电话,你找谁?你找哪一位?

  上:我不知道,当时是这个电话号码打的电话给我,她说我的,我的传票,是我,我是过去拿,还是邮寄过来,但是,今天已经,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了。。。。。。

  法2:等一下,等一下。

  上:啊?

  法3:喂,你好。(法院方面换人接听电话。)

  上:哎。你好。

  法3:嗯。

  上:额、额,我想问一下,我那个传票还没到,什么时候能到?

  法3:你叫什么名字呀?没到是吧?

  上:我叫旷*枚,旷*枚。

  法3:旷*枚?

  上:对。

  法3:还没有到咯,因为法院没到。我正准备跟你说,你这个案子因为跟我们这边一个一审的案子撞期了,所以要给你提前开。

  笔者注:(从这句话开始,审判长正式开始自相矛盾、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表演。)

  上:撞期了?要提前开是什么意思?

  法4(旁边有高人指点迷津):你、你那个案子,听说已经第三次裁判,你就牵扯了,按收到了去做。


  笔者注:见图。(贼喊捉贼表演工作指示,先判后审,栽赃陷害上诉人;一天两变,2018年1月16日连发两道传票,却一份也不愿意送达上诉人手中;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欺上瞒下,一连串腐败曝光;2018年1月16日第一道传票2月2号开庭被袁旭监守自盗,2018年1月16日第二道传票2月1号开庭干脆压着不发。)



  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
  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
  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



  上:喂。

  法3抖了一个机灵,连续敲打几次话筒:喂。

  上:喂,我。。。。。。

  法3:喂,我的意思是说那个一审案子也是排在你这一天,然后到时候,可能开不完,那个一弄要开很久,那你那个,可能就要把你这个,看起来时间稍微给你提前一点点。

  上:哦,那,但是我现在连那个传票都没有收到,我都不知道在哪里开呀!在、在、在、在什么时候啊!

  法3:你等一下,我帮你查一下,你稍微等一下,好吧?

  上:好,谢谢啊!

  法3:嗯,你这个是在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衡阳市华新开发区,对,华新开发区中级人民法院。

  上:华新开发区啊?

  法3:嗯,对。

  上:华新开发区,嗯,但是、但是你们没有传票给我,我都不知道确切的地址啊!我要收到传票啊!是不是?就、就那个,我没有传票,我也进不去,不能到那里面去啊!是不是?我都不知道找哪个。。。。。。

  法3打断上诉人:有用的只是告诉你开庭时间,那上面没有地址的啊。

  上:没有地址啊!

  法3:对,就这样。

  上:就是华新开发区中级人民法院啊?

  法3:对,衡阳市华新开发区衡阳中级人民法院,就在新附二的对面,新附二医院的对面。

  上:新附二的对面咯?

  法3:嗯,对。

  上:但是,你,额,看啊。。。。。。

  法3:噔噔噔噔噔。。。。。。(法官在唱歌?好嗨呀!)

  上:传票怎么还没到呢?那个、那个。。。。。。

  法3:我给你查一下快录,你稍微等一下上好不好?

  上:额,哦,好!我不是,因为我们,因为毕竟一个多月了我没有收到,我不知道怎么办嘛,我就想打电话问一下嘛。

  法3:嗯,没关系的,刚才我也确定了,我会打电话给你。

  上:哦,行,那谢谢啊!

  法3:嗯?你这个不是请人似的?你已经找人签收了吗?


  笔者注:(前后矛盾,一本正经胡说八道,这已经是第三种答复。第一:还没有到咯,因为法院没到(撞期)。第二:刚才我也确定了,我会打电话给你。第三:贼喊捉贼,你明明亲自签收了。)

  上:没有啊!我没有收到啊!我没有谁给我托啊!我没签收呀!

  法3:你1月20号7点36分时候签收的呀!

  笔者注:(现在是1月22号下午3点多,也就是说回执单早则昨天到达中院,晚一些则今天才到达,好乱哦;再说了,7点36分到达,这邮政快递啥时候上班呀!果然是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上:1月20号啊?不是我吧?那是他们家那一份吧?8点30分啊?

  法3:你这个地址、电话号码留的都是你的呀,我送的,你写的那个XXXXXXXXXXXX号啊。

  上:事实上我没收到,绝对没收到,我没,我没收到,绝对没收到。1月20号8点30分收到,是不是?

  法3:好像这个是一月的事,1月20号7点半左右的时候,签收人是本人签收的啊。

  笔者注:(实在是编不下去了,究竟有没有快录?连 “好像” 都用上了唉!)

  上:签收的事不是我,那肯定是有人搞什么名堂,那不是我,那绝对不是我。

  法3:你打电话给这个快递员,好不好?

  上:哦,可以,可以。

  法3: 1772616

  上: 2616

  法3: 1384

  上: 1384 ,26161384是吧?

  法3:对,17726161384,额。。。。。。快递员的名字叫宋丹

  笔者注:见图。(南岳区最勤劳的快递员啊!无论是早7点36,还是晚7点36,南岳区真有快递在送单(宋丹)吗?邮政局是她家里开的呀!)

  上:宋丹,17,1726161384。

  法3:唉,对,你这个,你这个案子,我这个,我们这边能不能给你调到,那个额,我看一下啊,2月1号8点半勒,可不可以啊?

  上:提早一天?

  法3:唉,对,提前一天,2月1号8点半。

  上:2月1号8点半啊!

  混音:额。。。。。。哦。。。。。。额。。。。。。哦。。。。。。室内哗哗流水声。。。。。。(审判长们难道是在追剧吗?什么剧?脸红哦!)

  上:衡阳,额,但是那个传票我没有收到啊,不是我收的,我没签字啊,麻烦你们。。。。。。

  法3:啊(一声长叹)!明明我们这边显示的是你收的啊!你给我打电话问一下这个宋丹,反正你到时候过来开庭就可以了哦!如果进不来,你就打电话。

  上:就打这个电话号码是吧?

  法3:是的咯,好咯。

  上:我有时候,这个电话打不通,我就找、找、找。。。。。。

  法3:你打电话打不通,到时候你找前台,你就说你找民一庭,你找程*,好吧?(挤牙膏式圆谎!)

  上:民一庭是吧?

  法3:嗯,对,你说你找程*。

  上:程*,哪个*?

  法3:深浅的*,三点水的那个*。

  上:程*啊!

  法3:嗯,对,提前到2月1号可以吗?就是给你提前一天,2月1号8点半。

  上:可以。

  法3:那我还要继续给你发传票吗?就是说,就电话通知你就可以了?

  上:我要收到传票,那个,因为我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我没有收到传票啊!怎么会有我一样的号的人收到我的传票呢!因为、因为。。。。。。

  法3:你先打电话,你先打电话问一下那个快投递员,或者我,或者我等下,我打电话问下投递员,我到时候通知你,行不行?好吧?

  笔者注:(一会,法3解释打了打不通,紧接着,投递员主动打上诉人电话,实在太乱,笔者找不到好词形容这伙骗子。)

  上:可以、可以、可以,那谢谢!谢谢!谢谢!

  法3:嗯、嗯,好,拜拜。

  上:好,太感谢啦!好、好,拜拜。


  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



  公元 2018 年 1月22日 星期一

  过了几分钟,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主叫打来电话。

  上:你好!

  法3:喂,你好,听说你没有收到那个传票吗?你说?

  笔者注:(又开始表演,这记性也没谁了!)

  上:对,我没有收到传票。

  法3:是不是你家里人给你收的勒?

  上:没有,我、我就我哥哥、我儿子,绝对没有。

  法3:那好咯,那我重新再给你发一份,这次我就给你调到2月1号8点半了,啊?

  上:你、你、你这个陈丹说(事后多方打听,南岳邮政压根没陈丹这号人!此人纯属虚构。),她说签的是我的名字,号码也是XXXXXXXXXXX吗?

  法3:对啊,我写的就是你这个电话好吗啊。

  笔者注:(您写的,为啥您自己不知道呀,前后编了三种答复,不嫌累吗?)

  上:说签的人是一个什么年龄的人?是男的还是女的勒?

  法3:哀,电话没打通,我这边显示的是你本人签收的。

  上:我没签收,我,你,那。。。。。。

  法3:好咯,你没签收,我重新给你发一下,这边定在2月1号8点半开庭了,啊?

  上:哦,那我能够在开庭前收到传票不哦?

  法3:嘶嘶声。。。。。。可以的哦,可以可以。

  上:可以,我希望这次能收到,不要,不要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法3:如果你没收到,你直接过来开庭就可以了,啊!其实我告诉你这个时间,因为我这边显示是你本人签收的,但是你说你没有收到的话,那我就重新给你记起,好吧?

  上:我绝对没有收到。

  法3:好的,你没有收到,可以了啊,我再给你寄一份啊,拜拜。

  上:那请你给那个,额,什么,什么宋丹的,就是一定要我本人签收,告诉她我年龄,我30多岁。

  法3:其实不是我说要你本人签收,人家就会,就要你本人签收啊!你就打刚才我告诉你的那个电话吧,好吗?如果你还是没有收到的话,你就问那个快递员,好吧?好,拜拜。

  上:好、还、好,行,那谢谢啊!谢谢!


  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



  公元 2018 年 1月22日 星期一

  刚挂电话一会(家人议论时),快递员熟悉的号码打来电话了,告知传票来了,上诉人家里离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约70公里,其中市区就有十几公里,需东西穿越整个衡阳市。这难道是空投吗?

  邮政快递员,简称“邮”:喂,你好,我是邮政快递唉,请问一下你那个70号住在哪个位置唉?

  笔者注:(挺会演戏滴,小伙家住上诉人家一墙之隔小区,难道昨天海归回的南岳?连家门口都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上:哦,70号就在烟草公司后面呀,你到哪个地方来了。

  邮:烟草公司后面呀!

  上:安(是),哎,我想请问一下,你说你那天,你是,那天是你送的法院那个快递吧?那日,是你说,哪天,哪天,我,我打电话到法院,法院说你说是我本人签收的啦,我没签收呀,你是谁给你签收的勒?

  邮:汗(方言反问),什么啊?

  上:你那天不是送了一份快递到这里来了吗?

  邮:我那天送了一份快递哎?

  上:你是号宋丹?是不是哎?

  邮:不是的唉,那个人她没做了我是拿她的手机号码。

  笔者注:(贼喊捉贼,监守自盗帮凶。)

  上:是拿她的手机号码咯?

  邮:安,这是、这是,这是邮政局的号码,我们都是用这个号码,那个人走了。

  笔者注:(只能打出,不能打进,法3说的!)

  上:哦,好了,那,那日,好了,那,那你在烟草公司后面,你说你现在在哪个地方啊?

  邮:烟草公司后面,你那在,那不是在万福路后面那个旷家巷里面呀?

  上:安。万福路里面,这个烟草公司和电业局中间有个旷家巷,旷家巷进来,往,往左手拐弯,知道不?

  邮:知道了,知道了,我们也住哪个地方唉,呵呵。。。。。。

  上:你也住这个地方是吧,安,旷家巷**号。

  邮:我等下晚上,晚上再给你带过来,好吧?



  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
  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
  点击图片查看幻灯模式


  后面还有近2分钟不想翻译了,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对话;投递员也压根不想现在过来送快递,而且他对上诉人家这一块很熟,晚上也能找到;路灯亮起,6点十几分他把快递送了过来;快递员之所以与上诉人说那么多废话,是代他的主子(袁旭大法官贼喊捉贼东窗事发心虚)探探上诉人口气。